海关“鹰眼”守国门——记上海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员周琰和他的“智剑”缉私工作组团队

2019年07月30日 09:28 来源: 经济日报
字体: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周琰(右)正在开箱检查旅客行李。 (资料图片)

  上海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周琰在海关缉私工作中,带领他的“智剑”缉私工作组团队,将“大数据”理念引入旅检风控式监管,创新采用“高风险旅客筛选法”,在实现精准打私、保障出入境安全的同时,为全国空港海关缉毒缉私工作打开了新局面,展现了新时代海关“鹰眼”的忠诚与担当。

  从“人机犬”到“智剑”

  说起海关缉私,人们想到的或许是海关缉私人员锐利的目光、X光机的机检判图,以及缉私犬。这些确实是海关旅检传统的查缉模式。

  但是,随着近年来出入境客流量迅猛增长,走私形势也日趋复杂,走私方式不断翻新,走私手法更加隐蔽,各种出人意料的夹带方式挑战着缉私人员的研判能力,传统查验模式的局限性不断显现,查私查毒的难度日益增加。

  周琰所在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是全国最大的国际空港口岸,2018年进出境旅客总人数超过3800万,位居全国第一。

  面对新挑战,周琰下定决心,“唯有不断创新才能全面有效打击空港走私行为”。

  创新之路在哪里?周琰陷入深深的思索。他一头扎进“数据海”里,总结自己在旅检一线多年查缉经验,积极尝试将分析研判从前台延伸到后台,对旅客信息进行汇总,将数据进行比对整合,努力将现场查缉经验信息化、智能化。他希望找到“大数据”应用的突破口。

  但要突破很艰难,周琰带着团队参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却都是“纸上谈兵”,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只能靠自己了。周琰以国内外查获的数千起走私案件为样本,结合“大数据”理念和“数据挖掘”理论进行后台分析。

  12本工作日记,468个高风险名单,3340张重点过机图像……经过无数个日夜打磨,周琰创新地提出“聚”“类”“拟”“合”四步“高风险旅客筛选法”,通过信息化手段进行科学分析,实现多部门联防联控,以合力提升打击精度和准度。

  “高风险旅客筛选法”是否真能筛选出各类嫌疑人?2013年1月9日,周琰清楚地记得那一天,他带领“智剑”缉私工作组首次利用新方法对涉毒高风险人画像,不知道嫌疑人长相,只知道是首次入境,他们制定了好几套行动方案。

  航班正点抵达,突击队员们与嫌疑人正面遭遇,眼前这个胖胖的和蔼的南美籍大妈特别不起眼,怎么看都不该是系统筛选的嫌疑人。仔细检查后,队员们有些迟疑了,这位旅客的随身包、鞋及行李中没有发现任何嫌疑物品,难道是新方法不精准?

  正在这时,嫌疑人的皮夹中落下一张小纸片,记录着她要联系的下家的信息。海关女关员贴身检查后发现,嫌疑人在特制的文胸、内裤内捆绑了近3公斤可卡因,抓了个现行。

  织就缉毒缉私防护网

  首战告捷,给周琰和他的团队带来巨大的信心。他和同事们再接再厉,细细打磨“高风险旅客筛选法”,完善了通过机动力量与静态监管相配合的立体缉毒模式。新方法在浦东机场海关旅检一线大显神威,周琰团队屡立战功。

  2015年,浦东机场海关查获全国海关行邮渠道最大可卡因系列案件,查获可卡因总重量达80公斤;2016年,查获全国海关行邮渠道最大量液体可卡因伪装红酒案件,查获可卡因20公斤。一系列案件的查获,有力地打击了走私分子的嚣张气焰,得到了海关总署、公安部禁毒局的高度赞扬。

  周琰的“智剑”缉私工作组是上海海关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从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挑选出来的一群敏锐、钻研、肯干的年轻人组建的,采取“1+4+X”组织架构,30人左右,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周琰毫无保留地向队员们传授怎么灵活运用“高风险旅客筛选法”筛选出嫌疑人。在一次次实训考核、一次次合作查缉中,这些年轻人个个练出了一双“火眼金睛”。

  2017年2月,“智剑”缉私工作组根据前期数据分析,锁定某非洲直航航班上一名东南亚籍女性有重大嫌疑,马上布控。工作组成员发现这是一个孕妇,看上去很镇定自若。队员们不被表象所迷惑,果断将正要通关的嫌疑人拦下。经过X光机检查,嫌疑人携带的满满一箱鞋里都有异物,拆开却发现只是些写了编号的纯塑料模具。

  嫌疑人火了,说弄坏了她的模具,必须赔偿。队员们继续对嫌疑人的行李箱体仔细检查,不仅超重,边框结构还存在异常。经切割查验,果然发现可疑灰色粉末状物体,后经鉴定该粉末为可卡因,涉案可卡因达10.19公斤。这是全国破获的首起“注塑一体可卡因案”。

  就在一个月前,“智剑”缉私工作组在一架由埃塞俄比亚入境的航班上成功查获一名涉嫌藏毒的外籍男性。队员们正是运用“高风险旅客筛选法”,发现了该男子异常行径。分析研判后,队员们将其拖鞋破拆,在拖鞋夹层发现疑似毒品的粉末状物,经检测呈可卡因阳性反应,净重609.75克。

  周琰在海关总署的指导下,将“高风险旅客筛选法”向外推广,不断为兄弟海关提供情报和技术支持,帮助多地口岸在缉毒重量和种类上实现新的突破,逐渐在全国织起一张缉毒缉私的严密防护网。

  三个目标走向“世界一流”

  2006年,周琰大学毕业后进入海关工作,被安排做旅检工作。他至今记得当时科长说的话,旅检很平凡,易懂难精,如果你是有心人,业务精通后,就会发现在你面前打开了一扇大门。

  周琰暗下决心,要向上海海关缉私小分队队长郑勇等前辈学习看齐,为平凡岗位争口气,做上海空港旅检的缉私高手。这是他确立的第一个目标。

  周琰开始锻炼察言观色、判图识人。所有与旅检有关的人和事,例如航空公司的宣传册,空姐的制服,旅客拿的免税店袋子,他都要观察,做到能从细节处分辨旅客是从哪个航空公司的航班上下来的,是什么国籍。

  一次,一部分航班行李到晚了,旅客已先行离开。周琰对行李进行X光机例行检查,发现其中两件行李都是整条香烟中有一盒装有濒危象牙制品。在航空公司的配合下,来取行李的嫌疑人带的走私物品被拦截在国门口。

  还有一次,也是在一堆行李中,周琰发现一个行李箱侧边有阴影,当事人开箱后,查实行李箱侧边夹层藏有500克海洛因。这次成功让周琰建立起了成为缉毒高手的自信。

  2008年3月底,浦东机场第二航站楼正式通航启用。6月,周琰查获了开航以来第一起毒品走私案,在发现这条走私航线后,全国各地又查获多起毒品走私案件。

  接二连三的成功,郑勇看到了周琰身上具备的缉毒高手需要的天赋:观察和用心。他把周琰拉进小分队进行磨砺,教他所有缉毒技巧,让他在判图识人之外,掌握风险分析、视频监控等高科技手段,还让他和全国很多空港旅检的缉毒高手进行交流。此时的周琰确立了他的第二个目标,做全国空港旅检的高手。

  那时,进出境旅客量开始大增,以传统的缉私手段察言观色显然已招架不了。在郑勇的引导下,周琰开始另辟蹊径,通过信息化、科技化手段,引入大数据理念,让中国海关也要做到世界一流。这是他确立的第三个目标。

  2016年6月国际禁毒日前夕,周琰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亚太地区打击毒品走私研讨会,周琰团队的“高风险旅客筛选法”受到世界同行的关注。“我们的目标是要在世界上做到一流。勤奋加智慧,才能利剑出鞘,有效斩断走私链条。”周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