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人民要论)

发表时间: 2018年04月27日 09:11 来源: 人民日报
字体: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习近平同志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真经”没念好,总想着“西天取经”,就要贻误大事!强调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真经”,要求共产党人念好自己的“真经”,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与马克思主义“体”与“魂”的关系。我们一定要按照习近平同志的要求,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谱写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的今天,仍然有人总想着“西天取经”,甚至说马克思主义是政治的、官方的、非学术性的,所以没有学术含量。这真是奇谈怪论。我们共产党人要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以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学术性为抓手,原原本本学习和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努力把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学到手,作为自己的看家本领。

  马克思主义当然是政治的。它是为工人阶级进行政治斗争而产生的,非政治的马克思主义从来没有过。至于官方的马克思主义倒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工人阶级取得政权以后才出现的。在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官方性,是因为它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中处于主导地位,从思想和理论上捍卫社会主义制度。在社会主义中国,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代表国家意志和人民根本利益,岂能是非官方的意识形态?如果马克思主义成为非官方的、超政治的所谓价值中立的学说,倒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更应看到,在社会主义国家,如果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甚至在党和国家的指导地位被取消,那就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因为,如果共产党抛弃或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就必然接受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习近平同志强调:“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它忠实记录下每一个国家走过的足迹,也给每一个国家未来的发展提供启示。”教训犹在,殷鉴不远。中国共产党决不会重蹈这个覆辙。

  有人提出,回归马克思经典著作研究就是回归纯学术研究。这属于似是而非的说法。马克思主义鲜明的政治性,正是源于马克思经典著作的政治性。马克思经典著作具有鲜明的政治性和明确的阶级性,马克思是为工人阶级和人类解放而进行研究和著述。马克思首先是个革命家,这就决定了马克思经典著作不可能是非政治性的,因而对马克思经典著作的研究同样是有政治性的。只要读读西方一些学者从马克思经典著作中断章取义得出的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就不难发现对马克思经典著作的研究完全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立场和态度。马克思经典著作是共产党人的思想武器,而不是超政治的“象牙塔”。我们要认真学习和研究马克思经典著作,掌握和精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进而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列宁说过,建筑在阶级斗争上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公正”的社会科学的。一些人认为西方学者公正无邪,不偏狭于阶级,唯真理而求索。这实在是一种天真的善良愿望。相反,一些严肃的西方学者却不这样看,如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索洛说:“社会科学家和其他人一样,也具有阶级利益、意识形态的倾向以及一切种类的价值判断。但是,所有的社会科学的研究,与材料力学或化学分子结构的研究不同,都与上述的(阶级)利益、意识形态和价值判断有关。”应该说,这是坦诚而真实的。在阶级社会和有阶级存在的社会,正如列宁所说,“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能够不站到这个或那个阶级方面来”。在当代西方世界,难以找到纯而又纯、非政治性的社会科学著作。例如,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等,哪有单纯的学术性而没有政治性?为什么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性就妨碍学术性,成为一些人妄图将其驱逐出学术领域的根据呢?

  在一些人看来,研究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学术性,只有研究中外某个大思想家的著作才叫学术研究。这是对什么是学术的错误理解。对中外著名思想家的研究当然具有很高的学术性,需要专门人才进行深入研究,并正确诠译和解读其思想,以便继承其智慧。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原因,也正在于此。可以说,在当代哲学社会科学中,马克思主义不仅具有高度政治性,而且具有高度学术性,因为它是建立在揭示世界发展普遍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基础之上的学说。

  马克思、恩格斯特别重视自己研究的学术性。恩格斯说过,“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作科学看待,就是说要求人们去研究它。”他在讲到马克思《资本论》研究时还说过,“政治经济学不是供给我们牛奶的奶牛,而是需要认真热心为它工作的科学。”马克思、恩格斯以毕生精力从事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创造,这是人类历史上最艰巨最困难的学术工作。他们留下的卷帙浩繁的著作和手稿,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应该说,对马克思和马克思思想的研究,即便是一个水平很高的研究者,穷其毕生精力也很难全面掌握这个丰富的思想体系。

  自马克思主义产生后,马克思主义研究逐渐成为一门显学。不仅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和理论家们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而且马克思主义的反对者也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研究。不管是马克思主义者还是不同意甚至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学者,都无法绕开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学术宝库,是哲学社会科学的一座巍巍学术高峰。当然,并不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就天然具有学术性。一门学说的学术性和研究者的学术水平是不能等同的。实际上,在任何学科中,研究者的水平都是参差不齐的,有高峰,有平原,也有低谷。每门学科都有大学者,也有成就一般甚至毫无成就的人。这无关学科的学术性,而是与研究者个人的资质、条件与努力有关。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在增强政治意识的同时,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研究和教学的学术含金量。很多有成就的研究者就是这样做的。只要不心存偏见就可以看到,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水平和思想理论课的水平在逐年提高,出版的著作和学术论文的学术含量也在不断增加。当然,与理论创新和实践发展的要求相比还有较大距离,广大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仍需不断努力。

  中国共产党历来高度重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学术性问题。这是因为,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坚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阵地,有力回击反马克思主义思潮,提高人们正确理解社会问题和辨别各种错误思潮的能力,都必须提高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术水平。在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光凭口号是无济于事的,正如枪里没有子弹是不可能克敌制胜的。只有彻底的理论才有最充分的说服力,只有精通马克思主义理论才会掌握彻底的理论。真正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我们共产党人必须念好马克思主义“真经”,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一门科学来探索、作为一门学术来研究,不断提高自己的学术水平。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特别是要深入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学懂弄通做实上下真功夫、苦功夫。马克思主义研究成果的含金量越高、学术性越强,就越有说服力。如果说在专业课领域的一个错误观点会影响学生的知识水平,那么,在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的一个错误观点则可能影响人的一生。在每一个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上,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都必须旗帜鲜明、观点正确,而且具有学术含量,任何信口开河、打马虎眼都是行不通的。

  天马行空,不知所云,不是学术性而是毫无价值的“废钞”。当前,对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来说,真正称得上是学术研究工作的应具有双重特点:一是以问题为导向,立足现实,捕捉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遇到的重大问题。没有问题意识、不研究问题的所谓学术研究是没有价值的。二是对问题的研究、分析必须上升为理论。既然是理论,当然要运用概念,当然会有逻辑论证,排除概念和逻辑论证就不可能有理论分析。毛泽东同志在《整顿党的作风》中专门论述过什么是理论研究、什么是理论家的问题。他说,“我们所要的理论家是什么样的人呢?是要这样的理论家,他们能够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正确地解释历史中和革命中所发生的实际问题,能够在中国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种种问题上给予科学的解释,给予理论的说明。”可见,马克思主义研究既是理论的、又是实践的,既是政治的、又是学术的。理论与实践的统一,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提倡的学术性。(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 陈先达)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求是:锻造有理想有信念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丨马克思主义真理永放光芒 求是评论员:积极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 打造坚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阵地 “两学一做”需要“学”“做”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