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队伍建设网

灯塔-党建在线 >党员队伍建设网 >党员风采

红心侠胆跟党走 换来春色满人间

——记莱西市老党员老八路吕令本

发表时间: 2018年06月07日 08:33 来源: 灯塔-党建在线
字体: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1924年吕令本出生在原莱阳县水集镇沽河头村(今属莱西市水集街道)。如今,虽然已到风烛残年,但是,每当回顾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保卫祖国南疆海防中的战斗经历,吕令本仍然心潮澎湃,感到无比的自豪和荣耀。吕令本经常回顾许多牺牲了的领导和战友,他们为了民族的解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每想到这些人,吕令本感到非常的悲痛。吕令本的心愿是:祖国富强,人民幸福,世世代代跟党走,红色江山永不变。

  在胶东抗击日寇

  1941年1月吕令本才17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入伍不久,因吕令本个子太矮,年龄又少,还不适合到野战部队,就被编到“荣成独立营”。第一次参加战斗是伏击日本鬼子。当时新战士都没有枪,每人只发4枚手榴弹。战斗打响后,有枪的战士先放了一阵枪,首长便下了冲锋令,吕令本急于得到一支枪,冲在最前面,当离敌人30步左右的时候,吕令本扔出1枚手榴弹,最后的那个鬼子被炸死了,吕令本赶快跑过去捡起敌人的三八大盖枪,高兴得不得了。这次战斗把十几个鬼子都消灭了,吕令本因作战勇敢受到连营领导的表扬。之后吕令本在荣成独立营共参加了几十次小型战斗,直到1944年1月,吕令本被选拔到野战部队——“胶东5旅15团”。到15团后第一次战斗是攻打日寇盘踞的龙须岛。龙须岛三面环海,只有一条通道,易守难攻。吕令本所在的一营担任主攻,经过半上午的英勇战斗,岛上的鬼子,被我军击毙了30多个,俘虏了8个。此次战斗缴获了敌人1门75战防炮、1挺920重机枪、3挺歪把子轻机枪、40多支步枪;炮弹、子弹、手雷、炸药若干。从此15团的武器装备得到很大的改善,战胜敌人的勇气也更加高涨了。1945年阳历2月11日(农历1944年腊月29日),接到了解放万第的命令,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亲自指挥,集中了5个团的兵力。吕令本所在的15团负责主攻南万第。南万第的围墙又高又厚,很难攻克,三名爆破员接连牺牲了。曲连长又命令吕令本往上送炸药,火力掩护吕令本送了三次炸药,最后把这三份炸药一起拉开导火索,才将围墙炸开一个大口子。除夕夜攻下万第城,赵保原连饺子也没吃成,落荒而逃。

吕令本的立功证明书

  1945年3月,5旅转战到牟平。旅长吴克华指挥他们,在拔除多处日寇据点的同时,还彻底歼灭了为日寇卖命的“大刀会”。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盘踞在烟台的日军拒不向八路军缴械投降,他们等待国民党的军队来受降。为保证抗战的胜利果实,我军不得不攻打烟台。攻城战斗打响的当天晚上,15团一营三连,负责扫清敌人外围碉堡的时候,战斗打得非常激烈,直到黎明,才彻底炸掉了敌人的几座碉堡,紧接着队伍迅速攻进市区。吕令本所在排因攻击速度特别快,进入4马路后,被数倍于吕令本的敌人包围。吕令本亲眼看到3个敌人把刺刀刺进排长的胸膛和后背,顿时怒火冲天,急忙掏出仅剩的1枚手榴弹,拉弦后又数了3个数,扔到了十几步远的敌人中间,没等敌人反应过来,手榴弹就爆炸了,3个敌人应声毙命。其他敌人又围上来,吕令本想这次可能要“光荣”了。幸运的是,恰在这时,后续的大部队上来了,终于消灭了当面之敌,又迅速向纵深挺进……

  烟台解放后,5旅经过短时间的休整补充,9月下旬奉命调往青岛崂山作战,但部队走到即墨城,又接到新的紧急命令,立即开拔东北。于是,5旅又从即墨出发,经莱西、招远来到龙口,在龙口很快便上了船,顶着狂风巨浪,离开了胶东故土,去东北迎接新的挑战。

  参加解放战争,南征北战

  在东北大连一个叫庄河的地方下船后,5旅由原山东渤海军区司令员肖华统一指挥。又过了不长时间,东北的我军统一整编,原胶东5旅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4纵队(辖10/11/12师),吕令本的老旅长吴克华任4纵队司令员。吴司令当时只有30岁上下。吕令本被编在4纵10师29团3营8连2排1班任班长。1945年11月,吕令本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这期间东北日伪的残余势力与当地土匪勾结,烧杀抢掠,严重威胁辽南根据地的安全。自1945年底至1946年春,吕令本所在的10师奉命清剿鞍山、辽阳、本溪、安东等地的土匪武装。在剿匪过程中吕令本的右腿中弹,战地医院给吕令本做手术的医生,技术精湛,他打开吕令本的伤口很惊叹地说:“真难想象你的腿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继续战斗。你的腿建议截肢,伤口感染会危及到你的生命。”吕令本坚决不同意截肢——尽可能争取健康地活着,做有用的人。由于吕令本的坚持,医生调整方案,通过严格消毒等措施,最终腿和命都保住了。经过近半年严冬季节的艰苦作战,彻底肃清了这一带的多股土匪武装,为下一步与国民党军队大规模作战,创造了一个稳固的后方根据地。

  自1946年5月下旬,国共两党军队在南满正式开战。此时,4纵司令员吴克华调南满军区任副司令员,由胡奇才接任4纵司令员。4纵首先攻占了鞍山,接着在我军强大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敌海城守军第184师师部及第552团在师长潘朔端率领下宣布起义。这一战震动了国民党全军,从而也鼓舞了解放区军民的士气,更加坚定了战胜敌人的决心。

  在新开岭战役全歼敌25师时,4纵10师担任主攻。老爷岭一战,是关系整个战役全局的关键一战,经半天激战,全歼号称“千里驹”的国民党第25师8000多人,俘师长李正谊(人称李大麻子),开创了东北民主联军在一次作战中歼敌一个整师的战例。此次战斗结束后,吕令本被提升为排长。

  新开岭战役后,国民党军大兵压境,先后占领了安东、鞍山、通化等许多城镇,南满根据地只剩下4个县,部队供应十分困难,处境非常不利。为打乱敌人进攻南满根据地的部署,分散、拉垮、各个击破国民党军,以达到保卫南满根据地的目的,上级命令4纵跨过浑江插入敌后,运用游击战和运动战,消灭小股敌军,破坏敌人交通战,配合在内线作战的第3纵队。吕令本所在的10师为右路纵队,于1946年12月下旬从通化东升出发,跨过梅辑铁路(梅河口至辑安)西进。艰苦转战半个多月,仅10师攻克敌据点十几处,歼敌1000多人,迫使敌人从进攻南满的兵力中抽调两个师回援本溪、桓仁,实现了一保临江的作战任务。此战结束后,吕令本被提升为连长。

  在二保临江的作战中,4纵10师划归3纵统一指挥,吕令本担任佯攻通化牵制国民党新编第22师的任务。

  在三保临江的作战中,4纵又一次深入敌后,迷惑和牵制国民党军,配合3纵在内线作战,以达到与正面主力协同作战的目的。

  在四保临江的作战中,4纵10师又划归3纵统一指挥,在红石砬子地区成功设伏,全歼了国民党89师和54师162团,俘敌师长张孝堂。这次胜利使南满部队站稳了脚跟。

  1947年夏季攻势时,主要围城打援。3纵部队与4纵10师先后在清源、北山城子、梅河口等地作战,击溃国民党新编22师,消灭重建的敌184师,生擒师长陈开文。此次战斗,吕令本右臂负伤,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吕令本(左)与战友合影

  通过“四保临江”和“夏季攻势”作战,在北满部队三下江南的配合下,彻底打破了国民党军“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战略企图,坚持了南满,包围了北满,巩固和扩大了南满根据地,并迫使国民党军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而民主联军则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

  1947年9月,10师回归4纵。原胶东5旅旅长吴克华,由南满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参谋长,重调4纵任司令员。之后,4纵队参加了秋季攻势和冬季攻势的作战。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在解放鞍山时,当时鞍山守敌有1万多人,修筑了多道防御工事,组成强大火力网,自称鞍山“固若金汤”。2月,我军4、5、6三个纵队开始总攻鞍山。4纵队10师在市区东北方向攻击炉山,由于各团既分工明确又协同作战,将炉山3个据点迅速拿下。在向市区突击时,吕令本代理2营6连连长,吕令本连因孤军深入被敌人包围,吕令本在左臂受伤的情况下仍沉着冷静地指挥全连消灭了大量敌人。在攻到鞍山市政府时,吕令本被敌人的子弹贯穿右腿,打断了筋。吕令本抱着“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的精神继续跟敌人作战,直到战斗结束。战后吕令本被评立大功1次——立功证,吕令本非常珍惜,保存至今。

  锦州战役的塔山阻击战,是4纵战史中最残酷、也最值得全体指战员荣耀的一战。战役之初,4纵在锦州的北大门义县外围同敌人进行激战。全体指战员都摩拳擦掌,决心在攻打锦州时大显身手。突然接到去塔山支援的命令,思想都想不通,后经逐级动员,全体官兵才统一了思想,认识到塔山阻击战的重要性。

  塔山并没有山,只是锦州与锦西之间一个只有百多户人家的村庄,村名塔山堡,到锦州60里,到锦西20里,唯一重要之处就是去锦州的道路直接从塔山经过,是锦州的门户,也是国民党军“东进兵团”增援锦州的必经之路。当时在塔山一带的国民党军集中了11个师的兵力,企图北上解锦州之围。我军想攻下锦州,必须先守住塔山。东北军区司令部将4纵从义县调到塔山担此重任,就因为4纵是打硬仗打恶仗的“硬茬子”。全纵队连以上干部绝大部分是胶东人。纵队司令员又是抗战时期威震胶东的5旅旅长吴克华。

  当全体官兵清楚地认识到塔山阻击战的重要性后,自上而下群情激昂,每个人都表示了决心。“打好塔山阻击战,保障主力攻下锦州城。”“谁是英雄、谁是好汉,阻击战中比比看!”……激励斗志的口号声,在各个连队天天响起。在之后的战斗中,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单位和模范个人。4纵也因此战而名扬全军全国。

  攻城部队的总攻命令还没下达,敌我双方在塔山就进行了反复争夺。为不动摇司令部下达总攻锦州命令的时间,4纵司令员吴克华提前就给各团下达了死命令:“吕令本只要各团坚守的阵地,不要伤亡数字。”

  塔山防线,东起海边,西止虹螺山,正面60里。从1948年10月10日至28日,国民党军11个师轮番向吕令本进攻,塔山阵地岿然未动。

  吕令本当时在4纵10师29团3营8连任连长。10月12日吕令本所在营接防了12师34团3营已坚守两天的阵地。经过前两天的战斗,蒋介石眼巴巴看到援军被堵在锦州门口的塔山,强攻两天没能前进一步,心急火燎,又增加了两个师的兵力。其中就有从华北调来的号称“赵子龙师”,即独立95师。这个师据说在以前的作战中,从来没丢过一挺机枪。该师来到后,先以每人50万金圆券的高价,收买组织了一支“宁死不退”的“敢死队”。这些亡命之徒,全部挂着冲锋枪和轻机枪,每人左臂扎着块红臂章。10月13日清晨,该师正式投入战斗,先与10师接上了火,果然不同凡响。第一冲锋队上来全端着冲锋枪,第二冲锋队上来全是机关枪,清一色的自动火器。冲锋受阻后,便将同伴的尸体垒成移动工事,向阵地一步步推进。在胶东和黑土地上打了无数硬仗和恶仗的4纵指战员们,还真从没见过如此凶猛的进攻阵势。但是,4纵——这支英勇善战的胶东子弟兵,是任何穷凶极恶的敌人都吓不倒、征不服的。指战员们都说“管他什么龙,只要他敢上,就叫他灭亡!”“哪个往前钻,就送他上西天!”

  13日当天,所谓的“赵子龙师”组织了十几次进攻,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天黑后,双方都很疲劳。这时吕令本向营长提议,经营长批准,由吕令本率领1个排化装成敌人,每人左臂扎一条白毛巾,穿插到敌人背后,待发出信号后,前沿阵地上的我军立即出击,前后夹击,很快消灭了当面之敌。不幸的是战斗时营长牺牲了,上级便宣布由吕令本担任代理营长。就在10月14日10时锦州总攻开始,塔山之战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双方激战到黄昏,敌95师基本被我师“吃”光了。后来听俘虏说,在华北从没吃过败仗的所谓“赵子龙师”,来的时候3个团的兵力,走的时候勉强缩编成3个营。

  4纵在塔山顽强阻击了6个昼夜,未能让敌人前进一步,保障了我军全歼锦州之敌,令人叹服。锦州战役结束后,东北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在迅速歼灭了廖耀湘西进兵团后,很快便解放了东北全境。1948年11月上旬,4纵改称41军,吕令本所在的原4纵10师29团改称121师362团。辽沈战役刚结束部队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于11月下旬入关参加平津战役。在离北平80里的康庄战斗中,吕令本的右臂又一次受伤,因战事紧急,未住院治疗,包扎后用白布吊着下臂继续指挥战斗。直到解放张家口的战斗结束,伤口严重感染,吕令本这才住进北平郊区的一所陆军医院。因此,在41军进北平的入城式时,吕令本没能参加,成了终生遗憾。

  41军的军纪全军闻名。1948年11月,辽沈战役刚结束,41军在进驻锦州的途中,因锦州一带盛产苹果,道路两旁有一片片老乡的果园,鲜红水灵的苹果,对刚刚从战火与硝烟中走来的这些脸被熏黑、嘴唇干裂、腹内又饥又渴的指战员来说更具诱惑力,但是,全军上下无一人偷吃一个苹果,得到地方广大干部群众的赞叹!毛主席听说后,也被41军秋毫无犯的军纪所感,当即决定北平的警备由41军担当,并亲自到南苑机场检阅表扬了41军将士。进入北平后,41军果真担任了北平的警备任务,吴克华军长兼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员。10月1日建国时,吕令本所在师正好住在毛主席的家乡湖南湘潭县城。后来41军相继参加了广西战役,两广剿匪,以及解放南澳岛、南鹏岛等战斗。直到东调潮阳和汕头后,41军再未接到大的作战任务,只打了附近的几个小海岛。攻打海南岛的任务由40军和45军完成。1953年7月,41军驰援福建东山岛,成功粉碎了盘踞台湾的国民党军的进犯。

  1955年6月吕令本32 岁时,离开了培养锻炼了吕令本15年的部队,复员回家。

  解甲归田 颐养天年

  15年火热的军旅生涯,党把吕令本从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培养成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忠诚的共产党员。复员后,吕令本在本村先后担任过民兵连长、治安主任、调解委员等基层干部。1958年组织上委任吕令本到大沟子铁矿任负责人。不管做什么吕令本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干好。

  吕令本于复员后的第二年娶妻成家,婚后育有一女二男。现在,子女们的孩子也都二三十岁了。孩子们对吕令本都非常孝敬。2007年夏天吕令本老伴脑梗去世后,二儿子顺家夫妻怕吕令本一人孤单,就把吕令本接到他家照顾。冬天让吕令本睡唯一的热炕,夏天搬到宽敞的房间。2012年,二儿子又新盖了四间瓦房,装上了空调等电器设备,冬暖夏凉。

  随着年高体衰,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66岁时吕令本得了心肌梗死,幸亏村里吕丁波开着拖拉机把吕令本送到人民医院,找到他的弟弟吕勇及时抢救,吕令本才转危为安。近年来,吕令本增添了冠心病、肾结石等多种疾病,心衰达到三级,喘气憋闷。腿和胳膊受伤的部位疼得越来越重,腰椎因为剿匪时落下病根,时常直不起腰,晚上不能平躺入睡,只能左右蜷缩入睡。吕令本经常梦到战斗的场景,耳畔仿佛有人高喊:“一班靠左、二班靠右。”“敌人来了,鬼子来了,快扔手榴弹……”梦醒后,回想起当年的艰苦而光荣的岁月,难免心潮澎湃。孩子们担心吕令本身体,今年二儿媳妇李红梅辞了工作,特意在家照顾吕令本。

吕令本(前排中间)与家人合影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社会有了很大发展,但仍有少数人对社会不满,埋怨这埋怨那。吕令本经常说:“现在不打仗死人了,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国强民富,一切都太好了。”也有人替吕令本抱怨吕令本的待遇低,叫吕令本找一找,吕令本都说:“比起我那些为革命牺牲了的战友,我一点也不亏,至少我看到了革命的胜利,至少我还活着,有儿有女。”吕令本今年已经95岁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们的军队永远听党指挥,永远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全国人民世世代代跟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走,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使老一辈付出巨大牺牲打下的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中共莱西市委组织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莱西市:四措并举 切实抓好党的十九大精神学习竞赛活动 莱西市“三个抓手”全面提升基层党建水平 孙健熙:承军人作风 扬党员风采 菏泽巨野:开展红马甲志愿服务 展示党员风采 莱西市扎实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