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组工干部培养要“蹲苗”

灯塔-党建在线 2020年05月12日 08:51

  农业生产中有个名词叫“蹲苗”,在幼苗的生长期人为地控制水分养分,这样地上部分的生长受到抑制,生长趋于缓慢,但根系部分却迅速向深层伸展,这就为日后的茁壮成长打下牢固根基。和农作物生长类似,年轻组工干部也有其成长、成材的一般路径和规律,“蹲苗”的环节必不可少,好苗子只有“蹲”得好、蹲得“实”,才会“根深茎壮”“抗病耐旱”,才能让年轻组工干部更好地守初心、担使命。

  “蹲苗”当在“初始时”。“合抱之木,生于毫末;百丈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年轻组工干部如果系不好“第一粒扣子”,也就没有坚实的基础、正确的开端、良好的习惯,“良才”可能变成“朽木”,后期再进行纠偏只能事倍功半。当前,有的年轻组工干部有“优越感”“浮躁气”;有的是刚考入或调入机关工作,心理上有“沾沾自喜”“优中选精”“高一层”等片面认识,心态上不够平实;有的不愿意做“小事”“杂事”,眼里“看不见事”,等着“被安排”,工作和业务学习都缺乏主动性,甚至连打扫卫生、接听电话等日常内务都不会做、做不好;有的认为组织部门“进步”不快,干多干少、干好干差没啥区别,工作一段时间之后,逐渐懒散和松懈起来;有的则缺乏必要的机关礼仪,说话、做事总是显得“漫不经心”,不够“彬彬有礼”,如此等等。系好“第一粒扣子”,关键就是从严要求,年轻组工干部入职后,可以开展有意义的“第一堂课”,通过集体会议、领导谈心、科室要求、个别谈话等措施,把各项规章纪律、工作要求、礼仪规范等需要遵守和注意的方面,“一五一十”“明明白白”“逐条逐项”进行告之,对于初次做不到的,给予提醒;屡教屡犯的,应大胆批评教育,防止一味放任,让年轻组工干部觉得“没有说的就是做的很好”。要在一开始,就要教育和引导年轻组工干部从小事细事做起,从一点一滴开始,培养良好的工作习惯,无论是办文、办会,还是撰写材料、打扫卫生、接听电话,都要培养年轻组工干部严谨、认真、细致、负责的工作态度。

  “蹲苗”当在“得意时”。“得意时”最易“忘形”,在年轻组工干部取得成绩和进步时,应当及时适当鼓励,但不应过多过重,更应做好提醒工作,打好“预防针”,甚至个别时候还要“当头一棒”。张居正是我国明代著名的政治家,他出身平民,从秀才、举人一直到进士,最终官至内阁大学士。他成才过程不是一帆风顺,有个“被”落榜的历史故事:张居正年幼时就表现出非凡的才赋,12岁就考取了秀才。第二年,他从荆州到武昌应乡试。正当考官准备将他录取时,却被主持考试的时任湖广巡抚的顾璘阻止了。原来张居正在考试之前曾写了一首《题竹》:“绿遍潇湘外,疏林玉器寒。凤毛丛劲节,直上尽头竿。”他把自己比为凤毛麟角,要就此直上青云。这一方面展现了一种自信与抱负,另一方面也透露着那么一点自负和高傲。顾璘认为,张居正不是一般的人才,将来可对国家做出重大贡献。但是13岁就让他中举,这么早入了官场,将来不过是多一个官场上风花雪月、舞文弄墨的文人,对国家其实是一种损失。不如趁他现在年龄小,给他一个挫折,让他多经历一些。最终按照顾璘的意见,给张居正亮起了“红灯”。3年后,16岁的张居正再次参加了乡试,并考中了举人。张居正没有辜负顾璘的一片苦心,日后正是他主持了明代历史上最重要的改革,成为国家的脊梁。对年轻组工干部来说,工作、学习中适当的“逆境”是有好处的,防止产生“骄纵气”“浮躁气”,“心正”方可行稳致远。

  “蹲苗”当在“关键时”。“蹲苗”的目的不是永远让年轻组工干部受到“抑制”,最终的目标还是要让他们“脱颖而出”,这就需要组织部门和用人单位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在关键的时候犁地松土、除草补肥,对于成长成熟的年轻同志,敢于大胆使用,让他们关键时刻能够顶上去。要坚持统筹兼顾、重点培养,对那些综合素质好但欠缺经验积累的,要安排到服务一线、项目建设、难点攻关、信访服务等压力大、工作重的岗位上去受历练、长见识;对那些敢闯敢试、精力充沛的“干将”,要给予更多培训教育机会,增强理论素养,加快政治成熟;对那些基础扎实、出类拔萃的,要及时选出来、用起来,给平台、压担子,让他们有用武之地、施才舞台,逐步成为骨干。同时,组织部门和组工干部要不断提高知事识人、知人善任的专业能力和专业精神,管干部用干部的干部要有“瞻山识璞、临川知珠”的识人慧眼,要有“劝君参透短长理,自由人才涌似云”的用人之道,要有“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爱才之心,要有“铁肩担道义”的忠诚公道要求,抓严抓细抓实年轻组工干部培养、锻炼和使用,组织部门、组工干部一定会迸发出无限活力。(中共潍坊市潍城区委组织部 朱相全)

相关阅读